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赤城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47790|回复: 0

南唐后主李煜:跌落在宋朝的蝴蝶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10-17 14:0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  一
    公元961年,春天早早地来到人间。对于古城金陵而言,秦淮河畔柳拂扁舟,梅花山中蕊绽笑颜,满城烟絮,春意阑珊,直把南唐国的君臣百姓,都沉浸在无边的风月之中。所谓春早人勤,古老的都城里一派忙碌,春节刚过,随着国主李景一声令下,车仗如林,浩浩荡荡,驾出城门。他们的目的地,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南昌。
  从南京到南昌,路途遥远。李景此行,并非游山玩水,而是率领文武百官,将南唐国都迁到南方。此前,关于迁都问题,朝中大臣们的意见并不一致,围绕两地风土人情的优劣,军事战略上的权衡,争执不下,多数朝臣认为草率迁都,弊大于利。但李景决定早日离开这个令人心忧的地方。自从前一年陈桥兵变、赵匡胤登基称帝的消息传来,他就陷入了一种预期的恐慌,于是力排众议,决定南向迁都。他再也不想呆在这睡不好、吃不香的金陵城了。逆江而上,途经安徽,转入鄱阳湖,再弃舟登岸,进入南昌城,北望两千里外的汴梁城,李景这才松了一口气。 临行前,这个仁慈的父亲没忘记送一份大礼给他的儿子,下令由太子李煜监国。一个偌大的南京城,将由这个年轻人来负责掌管。目送父皇南下的背影,25岁的李煜喜忧参半,怅然若失。 或许,这个时候的李煜,是很想跟随父亲一起离开的,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。但跻身皇家,父亲是一言九鼎的君主,凡事由不得商量,眼下,他有更重要的任务——负责守门,看管金陵,尽管心里不乐意,也只能强打精神,接过担子,撑起门面。
  本来,李煜并不是皇位继承人的最佳人选。他排行第六,前面有五个哥哥。更何况,父亲早就按照祖父的意思,执行“兄终弟及”的传位政策,第一人选理所当然是他们的叔叔——齐王李景遂。可他的皇长兄李弘冀觊觎龙床,并不甘心就这样把自家的权杖交由他人。在抵抗东南吴越入侵的常州战役中,李弘冀英勇善战,打了一个胜仗,军功显着。久而久之,李璟发现儿子的人气渐旺,比自己的弟弟更值得托付,就转头立了长子弘冀为太子。于是,宫廷权力的斗争开始在这对叔侄之间上演,结果李弘冀一怒之下杀了叔叔。但时隔数月,这个雄心勃勃的文献太子却突然暴病身亡。
  长兄一死,南唐太子的接力棒要按照规定往下传,偏偏李煜前面的四个哥哥也都命短早天,国不可无储,太子的职位总不能一直空着。李璟生有十子,在讨论太子人选时,大臣钟谟曾经有过建议,认为“从嘉(李煜原名)德轻志懦,又酷信释氏,非人主才”,并且提出,“从善(李煜的弟弟)果敢凝重,宜为嗣”,这个建议不但没有得到支持,钟谟反而因大胆直言被流放饶州。就这样,李煜莫名其妙地登上了太子的宝座李璟到了南昌不久,发现地势低洼,城廓狭小,远不比金陵的繁华热闹,于是满朝抱怨,日思北归。不到三个月,这位仓促南行的李中主也病痛缠身,不久就驾崩于斯,终年47岁。就这样,半年之后,李煜在金陵城嘤嘤哀泣地迎回父亲的亡魂。 父亲在临行前指定的两位辅佐大臣都挺称职,在他以太子身份监国期间,武将严续尚能尽心边防,国无战事。文官汤悦尽心辅佐,日有进谏,内无构乱。因此,他的继任大典在父亲的灵柩还都之日得以顺利进行。 现在,李煜走上大红地毯,手执南唐国印,坐到了舞台的正中央,成为这三千里江山的年轻主持者。进封吴王,升任太子,监理国事,骤然登基,一个个意外的消息,在外人看来,简直是上苍垂青,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,他甚至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。
  二 李煜当上了一国之君后,他的长相遂成为众人关心的话题,被坊间口口相传,流播于时。陆游在为李后主撰写的传中,说他“广颡丰颊骈齿,一目重瞳子”。额头宽阔、脸颊富态不足为奇,但骈齿(牙齿重迭)可就不同一般了,孔子、周武王都长有骈齿,具有圣人之相。重瞳也被目为圣人的典型特征,一个眼睛里两个瞳孔(按照现代医学的解释,是一种瞳孔发生粘连畸变的眼疾),相传舜和项羽都是如此。
  据说李煜的长兄太子弘冀很在意弟弟这样的奇貌,“恶其有奇表”,文弱的李煜很害怕,终日埋头读书,还给自己取了“钟山隐士”、“莲峰居士”等雅号,表示不愿抛头露面与兄长争锋。
  中国的相面学,流传几千年不衰,也养活了一大批术士,他们宣扬奇人必有异相,生死成败,必定伴随种种奇观,像宋太祖赵匡胤,出生之际“赤光绕壁,异香经宿不散,体有金色,三日不变”,又比如宋太宗出生时,“是夜,赤光上腾如火,闾巷闻有异香”,兄弟两个日后都贵为天子不假,但出生那天宫里燃火助产、焚香祈祷也是很有可能的,或者适逢夏日农家烧秸秆,庭院里栀子花开,有色有味,也未为不可,但一味牵强,难免贻笑大方。诸如此类的记载,盛见于各种正史、野册的名人传记中。
  即位之初,李煜擦干眼泪,整理龙颜,登上众人瞩目的南唐国君宝座。
  按照祖宗成法,李煜决定给自己重新取名。但取名事关国体,汤悦等人查书翻典,终于从扬雄的《太玄·元告》中摘出“日以煜乎昼,月以煜乎夜”两句,取其中“煜”字,意为光明耀世的意思,寄予了他和朝臣们的真心祈愿。 紧接着,拜大将严续为司空,继续担任宰相一职,几个弟弟都封王列侯,文武百官,各有封赏,并且大赦境内,安抚百姓。李煜适时派出了高级官员——户部尚书冯延鲁,长途跋涉来到汴京请安问好,提交了亲笔书写的《即位上宋太祖书》,请求宋主赵匡胤批准继任。“臣本于诸子,实愧非才”,说自己才华不济,无心功名利禄,很想做个隐士,但祖宗20年的基业无法舍弃,不过一定会遵从旨意,“唯坚臣节,上奉天朝”,在大宋的庇护下,让老百姓们过上好日子,云云。 这封信写得诚恳而谦虚,更重要的是,李煜不仅说得好,还付诸实际行动,让冯延鲁捎上了一份厚重的见面礼:金器两千两,银器两万两,织品三万匹。这份礼单,委实不薄。前一年赵匡胤登基时,李外也派人送礼祝贺,不过这一次的分量却是上次的两倍之多。赵匡胤阅信后,收下礼单,哈哈一笑,优诏以答,并且派出了枢密承旨官员王仁赡专程南下金陵.祝贺李煜即位。
  但无论如何,父亲的南迁,几年来向汴京俯首称臣,以及宋朝逐渐强大所构成的威胁,都使得李煜终日惴惴不安。父亲一朝,打过几次胜仗,曾经将南唐的势力拓展到福建泉州、漳州一带,一度拥有三十五州的地盘,但与后周国的几次交手,狠狠地吃了几回败仗,江南兵团屡战屡败,结果割地称臣,尽失江北淮南之地。战略缓冲的地盘愈来愈向国门逼进,北宋的兵团已经隔江相望,东南的吴越国也是虎视眈眈。唯一的缓兵之计,就是希望宋朝能够容许他称臣上贡,相安无事。 长江这道天然屏藩,暂时可让宋兵止步。不过,李煜还是采取了外松内紧的办法,争取更多的时间和空间。当年十二月,他下令建置龙翔军,操练水师,以备不时之需。拥有一支强大的水兵,打造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,才是保卫南唐国的重要筹码。与此同时,推行与民休息的善政,蠲赋息役,提振信心,恢复战后的经济,为可能发生的战争做好物质储备。
  这个时候的李煜,身子勤快,思维活络,精力充沛,每日按时上朝,处理事务,仿佛有做不完的事。他现在要做的,是韬光养晦,稳定军心与民心,营造天时、地利和人和的政治经济环境,实现江南国的繁荣富强。
  李煜的判断是正确的,此时的赵匡胤也刚刚登基不久,也面临着攘外安内的政治格局,并制定了“先南后北”的战略计划,南唐国无疑是重要的进攻目标,不过,此时的南唐国力尚丰,兵力尚足,还不能一口吞并下去。赵宋王朝给了李煜一颗定心丸,将目光转向了南唐的两个小邻居——西蜀和南汉。对于李煜来说,正好有足够的时间来整饬朝政,图强存远。左边是机遇,右边是挑战,他和赵匡胤开始了一场长达1 5年的中长跑比赛。
  三 如果要寻找春天,有两种好办法:一种是身临杏花春雨的江南,一种是潜入到唐诗宋词中去。江南的春天,鸟语花香,桃李催人。诗词里的江南,湖光山石,一派明媚。而多才多艺的李煜,正是那灿烂春光里一只俊俏翩然的蝴蝶。 国事稍安,边尘且静,深宫中的李煜,找出了纸和笔。他在寻找一片草长莺飞的艺术净土,一个杏花春雨的文学世界,这个喜欢读书写文章,工于书法和绘画,通晓音律,浑身充满艺术细胞的青年君主,翰墨淋漓地发挥着与生俱来的文学天赋,试图在文化建国上作出一番努力。 晚妆初了明肌雪,春殿嫔娥鱼贯列。凤箫吹断水云闲,重按霓裳歌遍彻。临风谁更飘香屑,醉拍阑干情味切。归时休放烛花红,待踏马蹄清夜月。(《玉楼春》) 月亮升上了天空,南唐国一场盛大的酒宴开始了。酒过三巡,菜过五肴,歌舞表演也如期而至,宫娥们点唇画眉,身着艳丽的晚装,鱼贯而入,伴随着丝竹之声翩翩起舞,洁白如雪的肌肤,顾盼传情的浅笑,随风四溢的粉香,婀娜多姿的舞态,在李煜和大臣们眼前流淌。
 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,李煜和他的臣子们暂时忘记了虎视鹰扬的宋朝,忘记了兵戈相见的战争,忘记了称臣纳贡的不快。酒,一杯一盏,浅斟慢饮;歌,一曲一支,咿咿呀呀;舞,一笑一颦,轻盈欲飞。他们沉醉于江南古城的良辰美景之中,沉浸在风花雪月的蝶舞九天之中,直回到诗酒飘香的唐朝,回到歌舞升平的长安。这首《玉楼春》不是李煜最好的作品,但却是节奏最为明快、色彩最为靓丽、情绪最为欢快的一首。醉意连连之际,李煜仍然不忘将欢乐进行到底,乘着酒兴,他意犹未尽地宣布了一道命令:灭掉灯烛,任由马儿踏着月色归去。
  此时的南唐文化,比起江北的宋朝,的确要活跃得多,远远地走在了汴京前头。当时站在第一线参与写作的,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李璟、李煜和冯延巳,这三人中任意搬出一个来,北宋都无法与其抗衡。有一次,李璟曾经和宰相冯延巳开玩笑,冯卿啊,你写的“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”(《谒金门》),风吹水皱,关你什么事啊?冯延巳立马接过话题,陛下,我写的这句很是蹩脚,哪里赶上您的“小楼吹彻玉笙寒”(《摊破浣溪沙》)呢?君臣之间玩词赏句,相互调侃,大有当年白居易和张祜相互之间拿诗说事的风雅韵味。
  李煜手下的大臣汤悦,负责起草诏书、赦令等重要文件,是公文写作一等一的高手。《宋朝事实类苑》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,周世宗柴荣率师讨伐南唐,驻跸扬州,看到汤悦写的孝先寺碑文,大加赞叹,“每览江南文字,形地嗟叹”,觉得手下担任机要秘书的中书合人“不称职”,换了好几拨人,甚至诏令要求属下将汤悦的公文作为范本学习借鉴。后来,宋太宗赵光义也称赞汤悦“瑰玮之文足以藻润万物”,还将皇太子托付给汤悦教育引导。 才华横溢、情感丰沛的李煜,将他父亲栽植在他身上的文学种子,长成了一片艳词的森林。他依红偎翠,流连酒乡,在歌舞的世界里,彻底遗忘了当初逃避世俗的隐士情结。得欢且欢吧,体验欢乐的时光,“一壶酒,一竿纶,世上如侬有几人”,他现在已经不想再做那个远离江湖的渔父了,他是君临一方的年轻少主,青春如花,正热烈地绽放,他像一只蝴蝶,飞舞在这江南的无边春色之中。
  他的妻子——大周后娥皇站在他的身后,为李煜枯燥而单调的执政生涯,增添了无穷的乐趣。大周后年轻貌美,高髻纤裳,能歌善舞,弈棋弹琴,无所不能,与多情的李煜仿佛是前世的姻缘,这对双飞双宿的知心爱人,在深宫中品尝着情爱的甜蜜,演绎了令人称羡的爱情佳话。娥皇精通音律,曾将失传已久的残谱《霓裳羽衣曲》悉心琢磨,重新修订,并在宫中举行大型演出,以琵琶弹奏,使得开元天宝年间的盛世遗音复传于人间。据说娥皇曾在酒后撒娇,邀李煜起舞,后主出了一道难题,以创作新谱为条件,周后莞尔一笑,挥手写来,顷刻谱就,制成《邀醉舞破》。李煜一乐,不顾君王之尊,随着乐声醉里起舞。“绣床斜凭娇无那,烂嚼红茸,笑向檀郎唾”,“佳人舞点金钗溜,酒恶时拈花蕊嗅,别殿遥闻箫鼓奏”。李煜的笔下,流淌着青春的溪水,爱情的芳香…… 乾德二年(964年),登基刚刚四年的李煜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次不能承受之痛。继慈父撒手人寰,这一年他相继失去爱子仲宣和娇妻娥皇,“珠碎眼前珍,花凋世外春;未销心里恨,又失掌中身”,一首挽辞,怀念两位家人,痛泣之态,见于笔端,对生活前景寄予无限热望的他,情绪跌落至极点。杳杳香魂,茫茫天步,失去爱妻的李煜,写下了长达一千三百多字的悼文《昭惠周后诔》,“我思妹子,永念犹初;爱而不见,我心毁如”,在这篇文章中,李煜字字情深地追忆着娥皇红袖飞花、丰才富艺的短暂一生。 这一年,失却了爱情的李煜痛不欲生,郁郁寡欢,以鳏夫自称。而这一年对于志在四方的赵匡胤来说,却是捷报频传,宋军六万精锐之师冒着严寒溯江而上,兵指西南,突破剑阁险隘,攻破成都,生擒后蜀孟昶,俘获绝色才女花蕊夫人。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,可惜李煜仍沉浸在悲痛中,置若罔闻,没有嗅出任何异常的气味。三年之后,又迎娶了娥皇的妹妹小周后。这个比李煜小十多岁的绝色佳人,重新燃起了李煜的爱情之光。 诚然,大、小周后是优秀的才女,但却都不是称职的皇后。
  春光一年又一年,李煜复又跌入更为绵长的爱河,笙歌醉梦、蝶舞江南的日子在继续。
  只是他们不知,南唐最后的一抹晚霞,早被五代十国金戈铁马的战争踩踏得风流云散,宋朝的月,已升到了天空。绝代佳人牵扯了李煜太多的情感精力,孕育了太多的风流浪漫,虽然给了他诸多的创作灵感与素材,却也使得他作为一个统帅的理性判断力日益下降。李煜成了一个严重偏科的学生,对他而言,失败只是迟早的事了。
  四 从同情李煜的角度,可以为南唐的亡国寻找到许多理由。最令人信服的说法是,李煜不幸遇到了一个强大的邻居,一个深谙韬略的对手。赵匡胤和李煜素未谋面,但较量始终在或明或暗的国事纷争中进行。 深官里长大的李煜,从即位之初就蒙在战败国的阴影里。父亲试图将国都南迁,寻找一处避风港,但最后命丧南昌城,几万人浩浩荡荡而去,旋即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匆匆撤回金陵。李煜在心理上始终处于臣服的劣势,何况北有强兵,东南有宿敌,西蜀不想去争取,南汉也交情无多,摆在他们面前的,只能是俯首称臣,和平外交。也许,李煜最擅长做的,最能讨得宋朝欢心的,就是定期将老百姓的血汗钱、日常用品、珍稀古玩集中起来,车载舟装,一趟一趟地运到汴京。进贡从李璟战败就开始,在这个方面,李煜做得比他父亲要到位,他提供的礼品清单,被宋朝的史官们一笔笔登记造册,存入国史档案,《宋史·李煜传》有详细记载: 建隆二年,贡金器二千两,银器二万两,纱罗缯彩三万匹。 昭宪太后葬,煜遣户部侍郎韩熙熙载、太府卿田霖来贡。
  煜每闻朝廷出师克捷及嘉庆之事,必遣使犒师修贡。其大庆,即更以买宴为名,别奉珍玩为献。 乾德三年,献银二万两,金银龙风茶酒器数百事。 开宝四年,遣弟从谦奉珍宝器用金帛为贡,且买宴,其数皆数倍于前。是冬,以将郊祀,又遣弟从善来贡。 (开宝)五年,长春节,别贡钱三十万,遂以为常……是岁,煜又贡米麦二十万石。 七年秋,煜初闻大兵将举,甚惶惧……贡绢二十万匹,茶二十万斤及金银器用、乘舆服物等。 进贡完全是出于自愿。李煜天真地认为,花钱可以买平安,至少他的态度是诚恳、恭顺、谦卑的。大米、茶叶和绢布,江南的土特产,多送点过去发发福利。皇帝母亲去世了,出一份红包,以尽部属之礼。过年过节了,表示一点心意。古董珍玩,送给喜欢收藏的大臣们,拉拉关系,套套近乎。军队打了胜仗,送酒送肉到前线慰问。朝廷搞重大活动,赵匡胤请客,李煜买单,以显出对天朝的尊敬,而且出手越来越阔绰。
  李煜浑然不知赵匡胤葫芦里卖的药,每次花了钱银,心里便踏实一阵,去享受情爱、安心作词、潜心念佛了。殊不知,这正是宋朝所期望的。就这样,南唐国用他们无私的奉献,为赵匡胤发动统一全国的军事行动,提供了巨额的经济援助。
  从某种意义上说,李煜倾举国之财力,使南唐逐渐成为北宋的钱庄和粮仓,也为自己敲响了丧钟。 965年,后蜀被灭,李煜听从赵匡胤的安排,亲自写信给盘踞广州的南汉皇帝刘铱写信,劝其投降,共事中原。971年,南汉被灭,宋朝已经完成了对南唐的三面合围之势,消息传来,举朝震惊,这是一个危险的讯号,但李煜随即采取了一个看起来更加温驯的举措,他递上报告,请示将南唐国主改为江南国主,唐国印改为江南国印,并且贬损制度,“改中书门下省为左右内史府,尚书省为司会府”、“降诸王为国公”,将所有机构降格,重新命名,努力从行政隶属关系上与汴京方面保持高度一致。
  面对日益强大的宋朝,李煜很注意自己作为藩国之主的礼节。遇到宋使来访,他就会事先换上紫袍,等使者走了,才重新穿上锦绣龙袍。就连金陵宫殿屋脊上象征皇家建筑、用于避邪的鸹吻,也命人取下,以示不敢僭越。臣服宋朝的举措,可谓一项一项相继出台。972年,派去进贡的李从善没有如期返回金陵,说是封官进爵,委以泰宁军节度使的要职,实际上是作为人质,留滞京师了。
  这位紫袍皇帝再也坐不住了,立马派人送钱送物。但这一次,金钱没有产生任何作用,赵匡胤的矛头已经直指金陵了。 南唐朝廷过度软弱,国势日削,引起了朝臣们的强烈不满。973年,李煜的贴身秘书、内史合人、知制诰潘佑一连上了六表,请求变法图强,不必受制于人,抨击时政,用词十分尖锐,没有得到李煜的答复,一气之下归隐山林。
  可是,致仕在家的潘夫子仍然无法克制激动与忧愤的心情,又上了第七表,说出最难听的话:“古有桀、纣、孙皓,破国亡家,自己而作,尚为千古所笑。今陛下取则奸回,以败乱其国家,是陛下为君,不及桀、纣、孙皓远矣。臣必退之心,有死而已,终不能与奸臣杂处而事亡国之主,使一旦成为天下笑。”将李煜称为亡国之主,表末,请赐诛戮。 这封言辞激烈的谏表,使得平素温和儒雅的李煜勃然大怒,并迁怒于与潘佑相交甚密的户部侍郎李平,将其下狱。973年冬,李平在狱中自缢,潘佑在家中闻讯,自刭。
  谏臣杀罢,李煜又磨刀霍霍,错杀一员虎将。 林仁肇,南唐名将,在南昌统兵数万,曾向李煜建言,乘宋军南北作战,兵马劳顿之时,伺机击宋,收复失地。他在密奏中说如果成功则万幸,可以重振南唐国雄风,万一事败,可以将责任推到他身上,治以谋反之罪,向北宋谢罪,也可保住李煜的地位。
  应该说,林仁肇是一员令“北宋惮之”的勇将,主动出击的计划虽然冒险,却是可以扭转南唐劣势和被动局面的上佳选择,时机也很合适,但被李煜拒绝了,并且遭到了严厉的批评。消息传到北宋,赵匡胤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将林仁肇的画像挂在汴京宫中,引留滞的南唐人质李从善观看,说林将军即将归附宋朝。李从善也不辨真假,立即发回林仁肇将反的密报。李煜闻讯,立刻派人鸩杀了林仁肇。 奇怪的是,李煜执政前十年,少有斩杀之举,佞佛事浮屠、宅心仁厚的他,听说要杀死囚都于心不忍,但到了后来局势突变、风云激荡之际,杀起手下大臣来却是快刀斩乱麻,一点也不含糊。
  974年秋,赵匡胤攻伐南唐的各项准备做好,派使者到金陵说,今年冬天要举行柴燎之礼,烧柴祭天,请江南国主入朝助祭。李煜想了半天,声称有疾,不奉诏。赵匡胤很不高兴,又派第二批使者,正式持诏宣谕:“朕以仲冬有事于圜丘,思与卿同阅牺牲。”李煜仍然称疾固辞,使者干脆摊牌:要么您北上入朝,要么天朝发兵南下! 宋朝步步紧逼,气焰夺人,李煜终于被激怒了,于是在最不该战争的时候,他选择了战争。
  李煜的词曲越写越精,可他手下兵将的作战能力却已是昨日黄花,萎蘼不振。20年不战,老将既殁,朝中已无良将。听说宋军要建浮桥强渡长江,他问计于宰相张洎。张洎认真地查阅了资料,答复李煜说,有史以来没有查到有浮桥渡江的战争记录。李煜笑起来说,可不是吗,强渡天堑,不过是说说而已的儿戏罢了。
  但是,渡江的奇迹,还是如期发生了。三个月的工夫,兵至金陵城下。吴越钱俶的军队,也攻克常州。 《宋史》中有一行很奇怪的记录,说兵临城下一个月,李煜犹不知。还是在某日登城视察时,才发现城外旌旗猎猎,他吓得脸无人色,随即将没用的军事首领皇甫继勋杀了,令驻扎上游的朱令赟来救。这支号称I5万的水师缓缓前行,在狙击战中竟然被一把火烧得血本无归,舟筏俱焚,溃不成军。李煜等到的不是援军,而是朱令赟兵败身死的噩耗,他最后一点分庭抗礼的本钱,也化为虚无。
  学士徐铉奉命北上,责问宋主,声称李煜无罪,南唐事北宋,如儿子侍奉父亲,无端发兵讨伐,理在何处,义又在何处?赵匡胤只说了一句,父子可以分为两家吗?此时,赵匡胤已经没有兴趣看李煜写来的缓战信,也没有兴趣听徐铉演讲,他要用刀剑直接对话。
  宋军从975年春天开始攻城,到冬天,城破国亡。这年春天,李煜没有睡过一次好觉,在金陵这座孤城里一唱三叹,做好了离别的准备。他知道,失去慈父、娇妻、爱子、良臣,接下来还将失去这一片生活了40年的江南乐园。 离愁恰如春草,更行更远还生,他要和他最不愿意谋面的人,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相见了。 五 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”离开金陵城那天,天空下着小雨,朔风凛冽,对于李煜来说,一切都太匆匆了,他甚至没能在江南国等到976年春天的来I临,在腊月来临之前,就率领文武百官和家眷子弟,匆匆辞别家庙,肉袒出降,冒雨登船,渡江北上。
  临行前,教坊里的宫娥们身着碧衣盛装,伴着哀怨的乐声,缓缓起舞,为昔日的君王送别。李煜一袭白纱白帽,在雨中一步一回首,像一只瑟缩的蝴蝶,被一股强大的气流裹挟着,跌落宋朝。
  四十年来家国,三千里地山河。风阁龙楼连霄汉,玉树琼枝作烟萝。几曾识干戈?一旦归为臣虏,沈腰潘鬓消磨。最是仓皇辞庙日,教坊犹奏别离歌。垂泪对宫娥。(《破阵子》) 回望石城,李煜的感慨是可以想见的。按照原先的计划,他打算与金陵共存亡,令人在宫中广积柴薪,一旦社稷失守,就焚火自尽。城破之际,光政使陈乔请死,在家中自缢殉国。三朝元老廖居素“闭门却食,朝服衣冠,立死井中”。但不知为什么,李煜还是选择了跪拜纳降,也许是属下大臣出降保全的呼声太高,看管得太紧,抑或,李煜觉得什么事情没有做完? 也许,他需要一次别样的旅行,完成未了的心愿,去看一看赵匡胤。作为一个文学词人,他要完成一个从极乐到极悲的生活体验。
  争斗多年的两个主角,终于相见。赵匡胤想见的人,现在来了。李煜不想见的人,就在面前。
  其实,比李煜大11岁的赵匡胤,有许多不如李煜之处:出身没有李煜显赫,李煜在父亲去世之后,立刻得到一笔丰富的遗产,登上了万众仰慕的国主之位;而赵匡胤年轻时四处流浪,漂泊不定。文化程度远远不及书香门第的李煜,文章不像李煜写得行云流水,谈起音乐、书法、绘画,充其量只能做李煜的徒弟;但赵匡胤有一个最大的优点——善于驾驭复杂的局势,懂得伺机而动,从“黄袍加身”和“杯酒释兵权”这两件事不难看出,赵匡胤有谋有断,研判大事毫不含糊,一则计谋威比千兵万卒。
  相比之下,性情懦弱、秉性温和,便成了李煜的致命弱点。赵匡胤从流浪汉到士兵,从士兵到将军,从将军到统帅再到帝王,走南闯北,从民间到权力核心,一步一步,水涨船高,将人生和事业逐步推向极致;李煜却是从南唐国主到江南国主,从称臣纳贡到城破被俘,沦为阶下囚,北面称臣,呈现出不忍卒读的倾颓之势。赵匡胤整日接触的是士兵、将军、谋略;而李煜整日接触的,是美女、歌舞、词章。赵匡胤用15年的时间盘活了一块疆域万里的地皮,而李煜在1 5年里,不仅输了地皮,散尽了财物,连立锥之地的府宅和生活费,都要靠赵匡胤赏赐了。 宋太祖在明德楼举行献俘仪式,宣读诏书,释放了李煜,赐以冠带,封赏官职,封为光禄大夫、检校太傅、右千牛卫上将军,这些虚衔聊可慰人,不过还额外加封了一个“违命侯”,他要让不听话的李煜带着这顶含有侮辱性的官衔,进行反思。 江南的蝴蝶,被囚于一室,终日以泪洗面,饱尝南思之苦。遥远的江南,成了他的梦中回忆,成了他的期盼和牵挂:“梦中不知身是客”,“落花流水春去也,天上人间”,“多少恨,昨夜梦魂中”,“多少泪,断脸复横颐”,“世事漫随流水,算来一梦浮生”…… 毫无疑问,这个时候的李煜,背负屈辱,但拥有足够的时间来创作,他躲进小楼,藏身书斋,拿起手中的笔,写写哭哭,哭哭写写,尽情抒写内心深处的无限悲凉。现在他终于知道,失去美人是痛苦的,但失去江山比失去美人更加令人痛苦揪心。
  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(《虞美人》)976年1 0月,让李煜又恨又怕的宋太祖赵匡胤在“烛影斧声”中黯然离开人世。宋太宗赵光义即位,为他摘掉了“违命侯”的帽子,封陇西郡公。李煜又打报告,说自己太穷了,生活开支都不够用,赵光义很大方,赐钱三百万。但赵光义似乎更关心小周后的舞蹈和脸蛋,不满意李煜句句伤心的哀怨创作与欢乐祥和的新朝之声不合,尤其是“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”一句刺痛了赵光义的某根神经。适逢南唐旧臣徐铉来看望昔日的老首长,李煜吐露心事,悔不该当初错杀贤臣良将。赵光义得知,一脸阴霾。 七夕这天,李煜的生日来了,赵光义为他准备的药酒也到了。
  失去江山,收获哀愁。李煜仰脖喝下牵机药,带着浑身抽搐的痛苦,带着一江春水之愁,带着他呕心沥血的优秀词章,訇然跌地,化作轻烟。宋词的重门,却从此幽然洞开。千百年后,由李煜引起的词坛蝴蝶效应,仍然经久不散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赤城文苑---- 赤城人的网上家园 ( 冀ICP备13002250号-7 )

GMT+8, 2021-7-29 06:21 , Processed in 0.138972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联系电话:13400461018; QQ:824344191, 2092558354

© 2012-2013 chicheng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