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赤城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5468|回复: 0

过年(康登兵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1-23 23:23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8.jpg

  过年春节。万民欢腾,阖家团圆。  偏僻的小西沟村洋溢着节日的气氛,家家大扫除,贴村联,贴年画,门口挂红灯笼,穿干净衣服,等等。
  王小五四十岁没娶媳妇。腊月二十四五,上山砍柴。乘冬季农闲季节打够柴,明年春天,整地、倒粪……天天忙。快过年了,得干好些活。
  王小五有三个哥哥、一个姐姐、两个妹。姐姐、妹妹出嫁了,距娘家几里地,哥哥成家住房后。他们不去王小五家,王小五家不干净。王小五只顾干活,不讲卫生。过年,王小五干净一回。
  四间正房(三间配房),堆着坛坛罐罐破衣烂裤。屋顶、墙上,窗台等挂满了灰尘,飞飞扬扬。缸柜、炕布挺赃。
  这天,一早,王小五把一头毛驴栓在村外的一个木桩上,把两捆玉米秸放在了毛驴跟前。
  回到家。烧火做饭。王小五把大米放在一个小盆,倒上水,放在锅里:蒸。熟了,饭好了。王小不会做面饭,买馒头、挂面等。冬天,不买菜,土豆、白菜(自个儿种的),加点儿盐、油、花椒、蒜等佐料。王小五做的菜清汤寡淡。邻居尝了,豪不犹豫说,只能自个儿吃。王五笑了。王小五天天粗茶淡饭。
  吃早饭,洗锅碗筷。王小五把小点儿而且轻的东西拿到外面或装到柜里,大点儿东西用布或纤维袋子盖住。
  王小五买了一把扫帚,扫帚把儿绑在木棍上。他举着扫帚,一点儿、一点儿地扫屋顶、墙。一会儿功夫,扫帚沾满了灰尘,到院里的石头墙上拍几下。身上落满了灰尘,脸黑了。多半天、屋顶、墙上、窗台等地方扫了,而且干干净。“说我不讲卫生,你们看看。”王小五自言自语。
  腰酸腿痛,顾不上休息。他拿木棍抽炕布被褥衣裤上面的土,然拿到炕上。用布擦暖壶、茶缸、碗等等上面的污垢。活儿没干完,太阳落西山。吃完晚饭、。八点,打开电视机。但眼皮硬往一块合,睡着了。
  醒来,十一点。关了电视。然后小便,都快憋不住了。驴儿杠杠叫,槽里空空。王小五把一筐草倒在槽里。然后,睡觉。
  翌晨,天亮了,王小五醒了。睁开眼:白白的墙,好亮堂。他盘算,今天擦洗屋里的缸缸柜柜、玻璃。
  劈柴、烧水。他用瓢把锅里的开水舀到盆里,对些冷水,水不凉不热。他把一个毛巾放在水里,然后把捞出,拧几下。缸柜上面沾满厚厚污垢,使劲儿擦。机角旮旯干干净净。
  然后,擦玻璃。王小五把衣服、褥单等洗了。
  王小五家换然一新。
  王小五去镇赶集。往年赶毛驴,今年开着春天买的名牌电动车。比毛驴快多了,还听话,真好!
  一条主街道摆满了货物,琳琅满目,应有尽有,熙熙嚷嚷。摩肩接踵的人,有的在大街上行走,有的买东西……。
  车停在村北。王小五去肉铺。王小五养一头驴,二十只羊,种十五六亩地,做饭,等等。里里外外一把手。没养猪,很少买猪肉,切几片猪肉当油吃。过年了,买十几斤猪肉,解解馋,三十晚上啃猪骨头。王小五走进菜铺。青椒多少钱一斤?女老板说,六元一斤。王小五伸了伸舌头,贵,王小五买了二斤。买了二斤糕点、块糖、花生、葵花籽,不是自个儿吃,过年了,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去他家,他们吃。王小五好几年没有买新衣服,穿邻居、亲戚送的旧衣服,破例买一身新衣服。买对联、年画、红灯笼,还买了十个大炮。王小五把东西放到车上。这么多东西,花了几百元。成了败家子。王小五自言自语。王五开车回家了。
  王小五喝了一碗水。然后开车到村西、拉玉米秸。把玉米秸卸在草房门口。王小五让大哥铡草。铡了二捆谷草,十几捆玉米秸。然后,王小五又给大哥铡草。
  腊月二十九,旧年最后的一天,王小五挂灯笼,贴春联,煮猪骨头,包饺子等等。晚上八点,他坐在炕上,打开电视,看春节文艺晚会,王小五最爱看小品。
  初一早晨三点,王小五起床,穿新衣服。点着院子中间的干柴,大火熊熊。然后点着炮,轰轰,火星乱飞。然后去了村后的庙。王小五把一股香插在香炉碗上,磕头,祷告:保佑平安。
  回家下饺子,吃完饭,王小五坐在炕上。
  大年初一。有的人玩麻将、玩扑克。有的在大街上砍大山。又说又笑,好不热闹。
  清闲了。王小五突然感到说不出的愁闷,孤独涌了上来。而且,说不出的恐惧。同龄人,有妻子、儿子、孙子。他什么没有。农村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“这辈子窝囊。”王小五自言自语。王小五一个普通农民,没文化,没信仰,老婆孩子热炕头他的理想。人家打情骂俏又说又笑,王小五孤苦伶仃,出出进进影子陪伴。“身体好勉强度日,闹病可咋办?现在,国家政策好,有低保,养老院。还是自个儿的亲人近。”王小五想。
  王小五不想出门。不去亲朋好友家。不在人群扯闲篇。“张三,说一个城里姑娘,长的好,而且有钱,牛!”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;“李四,四十来岁,跟二十来岁的大姑娘同居,和妻子闹离婚,妻子死活不离。李四俩老婆。能耐!”花白胡子说;“咱村的几个光棍,一个比一个窝囊,说媳妇下辈子!”八十多岁的老人说。王小五听了,脸涨得通红通红,快步离开。
  王小五窝在家里看电视。他最爱看电视剧里的美女特工。细皮嫩肉且年轻的女子,身子敏捷,穿房越脊如履平地。娶这样媳妇,上辈子修来的福分!他的爹妈生了一个好闺女!我什么时候娶上媳妇?王小五黑夜做梦:娶媳妇。瞬间过去。醒来,只有枕头和炕席。
  王小五的父亲早就去世,和母亲相依为命,母亲得了小脑委缩,病了十几年,前年去逝。
  王小五高高的个子,粗胳膊大腿,脸黑。王小五不怕苦不怕累,而且节俭。年轻的时后,村里一个姑娘看上王小五。几年,娶了大嫂、二嫂,盖了十二间房,他家欠下外债,没钱娶媳妇。十几年的辛苦,再加上省吃俭用,还清了外债,有了存款。这时王小五快四十岁。有大十几岁的夫妻。人往高出走,水往低处流。农村姑娘进城,光棍多了。说媳妇难了。王小五身强力壮,生命旺盛。见了年轻美貌的异性,有时冲动,就得离开,怕出丑。瞥不住,成流氓。有时跟在身后,想走舍不得,靠近不行?二三十岁,有盼头,还有希望。年龄大了,认了,打光棍。千里迢迢路遥遥,盼了今朝盼明朝,盼来盼去魂也销。
  王小五遇到异性。
  这一年,邻居嫂子李梅的丈夫在城里打工,很少回家。李梅正在青春期,寂寞难耐。李梅中等个儿,皮肤皙白,漂亮。李梅身子单薄且生活在偏僻农村,买米、面、煤等等,力气活得找别人,青壮年进城打工,李梅找王小五帮忙。王小五家来客人、修建房屋,做饭,找李梅。来来往往,天长日久有了感情,王小五挺好。眉来眼去,暗送秋波。开始王小五以为李梅跟他开玩笑,农村有叔嫂开玩笑的习俗。后来王小五懂得李梅的心意,愿意跟他好。王小五一百个乐意,做真正男人。但是,那样对不起邻居哥哥。破坏家庭和睦。一时的快乐,犯下大错。王小五用毅力克服梦寐以求的男女梦。夏天的一天,王小五、李大爷一起放牛。他们把牛赶到一个沟的里半沟。天气炎热,再加上一路劳累。他俩坐在一颗树前面的石头上。这时,李梅匆匆忙忙走来。汗流浃背,气喘吁吁。李梅提着兜子,装着几个豆包。李梅说:“你哥哥说,你走的匆忙,忘了带中午饭。”王小五说:“大热天,送饭。咋谢?李梅说:“客气啥,我俩是朋友是邻居还是……一家人,李梅说话吞吞吐吐,并且,泛起了红晕。李梅嘱咐:早回家,去她家吃晚饭,特意做了王小五爱吃的菜馅大饼。
  李梅走了。李大爷说:“李梅好看,厚道。人活在世上不容易。我刚四十岁,老伴去逝了,打了三十年光棍,我深知光棍苦。”王小五低头不语。脸红了。这天晚上,王小五去嫂子家,李梅来了。你一言我一语,好似多年不见面的老朋友,不知不觉,八九点。突然,打雷。天黑,伸手不五指。要下雨,嫂子让王小五送李梅回家。李梅前面走,王小五紧跟后面、拿手电照。王小五、李梅进了屋。李梅拉了电灯的开关。这时下起了大雨。李梅说:“下雨避一下。”王小五坐在炕堰上,如坐针毡,不敢看李梅。李梅把瓜子放在炕上。然后,坐在王小五的旁边、默默含情。雨小了,王小五起身告辞。李梅吞吞吐吐:“天晚了,道路泥宁,在我家……。”李梅的脸憋得通红通红。
  王小五小声说:“不了”。王小五离开了李梅家。王小五一头扎到炕上,李梅的话在他的脑海萦回,流下了伤心的眼泪。王小五失眠了。
  ……
  李梅的照顾,王小五不觉得孤单。生活挺好。李梅去了城里。一段时间,王小五没着没落,身心瞧脆。
  姐姐姐夫妹子妹夫……,陆陆续续来到王小五家。初三的晚上,哥哥嫂子侄子侄女儿请来,在王小五家吃一顿团圆饭。他们说屋子干净,保持。争取说上媳妇,王小五点了点头。王小五给孙子孙女儿外孙外孙女儿、每人五十元。
  姐姐姐夫妹子妹夫……陆陆续续离去。过了大年初五,王小五忙起来。

  作者简介
  康登兵,河北省赤城县人。参加中央农业广播学校学习,后参加中国农民函授班学习。一直在老家务农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赤城文苑---- 赤城人的网上家园 ( 冀ICP备13002250号-7 )

GMT+8, 2021-1-24 23:33 , Processed in 0.127514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联系电话:13400461018; QQ:824344191, 2092558354

© 2012-2013 chicheng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